<small id="krrcc"></small><video id="krrcc"><mark id="krrcc"><i id="krrcc"></i></mark></video>
<wbr id="krrcc"><input id="krrcc"></input></wbr>

      <b id="krrcc"></b>
      <bdo id="krrcc"><tr id="krrcc"><blockquote id="krrcc"></blockquote></tr></bdo>
      <mark id="krrcc"><div id="krrcc"><u id="krrcc"></u></div></mark>
    1. <video id="krrcc"><div id="krrcc"><i id="krrcc"></i></div></video>
      <u id="krrcc"><sub id="krrcc"></sub></u>
      <small id="krrcc"><dl id="krrcc"><dfn id="krrcc"></dfn></dl></small>
    2. <wbr id="krrcc"></wbr>
      <wbr id="krrcc"><big id="krrcc"><acronym id="krrcc"></acronym></big></wbr>
      當前位置:主頁 > 資訊中心 > 深度報道 > 文章內容

      追隨生物鐘 安排新生活

      來源:南方都市報 作者:南方都市報 發布時間:2019-02-22 是否公開:公開 審核人:王利軍


         
      人們致力將Bad Kissingen打造為世界上第一個“時間城市”。

          生物鐘又稱生理鐘,實際上是生物體生命活動的內在節律性。科學研究指出,按照生物鐘作息非常重要。然而,現實生活中有多少人能做得到呢?

          但這一觀念已經在逐步實施。德國巴伐利亞州的Bad Kissingen,正在致力打造為世界上第一個“時間城市”。在這里,人們按照生物鐘而非按照外部時鐘來安排生活。

          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治愈現代社會人,使人類重新接觸自然光和睡眠。游客來到這里,不僅可以休息療養,更可以了解身體內部時間的重要性,然后回家,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實施這一理念。

          打造全球第一個“時間城市”

          夏令時、冬令時……生活在官方時間的支配下,許多人往往感到不同步,精神不振。身體疲乏,難以適應生活和工作的節奏。

          然而,這就是現代社會。在這里,大多數人無法自由選擇工作或上學時間;人們對公共空間和外部環境的照明幾乎無法控制;由于冬夏時制,人們甚至被迫每年調整兩次身體內部時鐘。

          幾乎人人都明白,生物鐘很重要,違反生物鐘的運行規律,人們很容易疲乏生病。但大家又無可奈何。

          終于有人站出來啦。他們的理論是,人要按照太陽的運行規律,根據人體生物鐘來調整自己的生活、工作與學習節奏,而不是跟著人為的鬧鐘走。

          這就是德國巴伐利亞州的Bad Kissingen市。

          Bad Kissingen市位于巴伐利亞州人口稀少的下弗朗索尼亞地區,曾經是歐洲貴族和中產階級的水療勝地。他們來這里是為了休息和放松,看看古典建筑,芬芳的玫瑰花園,喝豐富的礦泉水,這些水被譽為治療各種疾病的良藥。

          如今,Bad Kissingen已經將自己重新定位為世界上第一個時間城市—在這里,身體內部時間和外部時間一樣重要,睡眠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這一理念是如何提出的?

          作為Bad Kissingen市的商業開發經理,邁克爾·維登早在2013年就提出了“時間城市”(Chrono City)的概念。

          在饒有興趣地關注了時間生物學領域的科學發展之后,維登意識到,人們不僅可以將這些原則融入城鎮結構的建設中,還能讓Bad Kissingen市從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

          Bad Kissingen一直以來都以療養勝地著稱。維登認為,還可以用更好的方法來治愈現代人,使人類重新接觸自然光,按照生物鐘的規律休息。游客可以來了解內部時間的重要性,然后回家,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實施這一理念。

          按生物鐘安排學習和工作

          于是,維登聯系了生物鐘研究學者托馬斯·坎特曼,這位學者同樣熱衷于促進一場生物鐘變革。

          很快,他倆開始起草宣言,記錄希望改變的事情:學校應該晚些時候上課,孩子們應該盡可能多地在戶外接受教育,并且不應該在早上進行考試;應該鼓勵企業提供靈活的時間,允許人們在他們覺得最好的時候工作和學習;健康診所可以率先采用計時療法,根據病人的內部時間量身定制藥物治療;酒店可能會為客人提供不同的用餐時間和退房時間;建筑物也應該進行改造,以讓更多的陽光進入。

          2013年7月,坎特曼和維登與Bad Kissingen市長、議會以及坎特曼的學術研究伙伴一起,簽署了一份意向書。他們在意向書中承諾,致力促進該市的時間生物學研究,收集適用于生活、教育、工作、福利、健康、流動性、康復和睡眠的各項數據,將Bad Kissingen打造成為世界第一個“時間城市”。

          首先,是推遲孩子們的上課時間。

          確定實施“時間城市”理念后,Bad Kissingen展開了新生活模式。最早接受改變的是孩子們。

          當時,他們向Bad Kissingen市一家中學的孩子們派發了一份調查表,記錄了整個學校的運作時間,計算了學生每周受到的時差影響。了解孩子們是否覺得應該在上午9點而不是早上8點上學:大多數孩子都說應該在9點上學。于是,推遲上課計劃開始實施。

          對那些難以改變上課時間的學校,他們建議改變課程安排,把考試推到學生們思維更加敏銳警覺的下午;在早上,主要進行戶外體育活動,讓孩子們接觸到更多的自然光線。

          其次,是調整工人們的上班時間。

          推遲上課的做法也適用于推遲上班。最理想的情況,就是讓雇主抓住雇員一天中最有效率的時間。然而,成年人不可能像青少年那樣容易調整時間。

          Stadtbad原本負責監督Bad Kissingen的旅游和水療設施,后來改為給工作人員提供靈活時段的工作。Bad Kissingen康復醫院的經理索恩·普萊格也非常賣力,一度將醫院的所有時鐘都調整了,使一些時間稍微快了一些,有些慢了一些。他解釋道。“人們太在意時間了。他們會說,"現在9點了,我得去拿藥",或者"我中午有約會,所以我必須離開"。我告訴他們慢慢來。”

          另外一種措施,就是調整照明系統。坎特曼說,下一步的工作,是在當地的診所、旅館甚至市政廳進行照明試驗,調整照明的開關時間。目前,他們正與照明公司合作,以便實現這一目標。他說:“如果我們改變太多,你會看到立竿見影的效果,但很難確定會發生了什么意外,所以我們必須小心,不要改變太多。”

          “時間城市”緩慢運作

          當然,還有一些實際問題需要考慮,包括職業上的不適應、家庭生活面臨的挑戰、人力、財力、物力等資源不足等等。

          所以,“時間城市”計劃還在緩慢進行中。維登目前的重點工作,是在該市建立一個時間生物學中心,為整個歐洲的時間生物學研究提供一個學術參照。他希望能起到激勵作用。正如市長凱·布蘭肯堡(Kay Blankenburg)所說:“如果我們有一位基于時間生物學的教授,請他到社區去做講座和開展研究,那么應該更容易使醫院和企業敞開大門歡迎推遲上班計劃,對人們的健康產生更大的影響。”

          此外,維登解釋說,要想讓“時間城市”計劃發揮作用,需要一種更靈活的心態:什么時候開始工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按照自己的生物時間完成了工作、學習。在這里,人們遵循的是身體內部的時間,而不是墻上的時鐘。

          生物鐘觀念日漸推廣

          其實,不僅是在德國的Bad Kissingen,美國等國家也在致力于推行追隨生物鐘的新生活觀念,按照生物鐘來安排工作與學習。

          青少年比成年人更容易受到時差的影響,因為他們的生理節奏進入夏時制后發生變化,導致他們在晚上很難入睡,但他們仍然必須在早上起床上學。為了彌補睡眠不足,他們往往會在周末睡懶覺。

          在不同時間段,青少年的邏輯推理和警覺性行為往往不同于成年人。在一項研究中,加拿大研究人員比較了青少年和成年人在上午、中午、下午不同時間段的認知表現。結果發現,在下午,做同樣的事情,青少年的成績比在上午或中午做提高了10%,而成年人下午做事的成績則比上午或中午下降了7%。

          由于人體隨時間節律有時、日、周、月、年等不同的周期性節律,人體的正常的生理節律發生改變,往往是疾病的先兆或危險信號,矯正節律可以防治某些疾病。

          研究指出,按照人的心理、智力和體力活動的生物節律,來安排一天、一周、一月、一年的作息制度,能提高工作效率和學習成績,減輕疲勞,預防疾病,防止意外事故發生。

          推遲上學孩子成績更好

          美國也使用推遲上課的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讓青少年早上睡得更久。在美國明尼蘇達州醫學協會向所有學區發出備忘錄,敦促學校采取措施改善青少年睡眠后,明尼蘇達州是第一批實施這種做法的州之一。在20世紀90年代末,明尼阿波利斯郊區E dina的幾所高中將開學時間從早上7時20分改為上午8時30分。結果,當明尼蘇達大學的研究人員其后對這一變化的影響進行調查時,他們驚訝地發現,學生、教師和家長對此幾乎一致支持。學生們說,他們白天感覺不那么累,而老師報告說,孩子們似乎更投入、更專注。

           隨著這一成功的消息四處傳開,其他學校也開始改變他們的上課時間。

           美國兒醫歐文斯對結果感到驚喜。僅僅是30分鐘的延遲上學,學生們每晚就能多睡45分鐘。睡眠不足7個小時的學生比例從34%下降到7%。孩子們也認為自己更有動力參加各種活動。但真正讓歐文斯高興的是她女兒格蕾絲的改變。“她就像一個不同的人,”她說。“早上起床不再是一場戰斗;她可以吃早飯;一天的開始只是愉快的,而不是對每個人的折磨。”

          于是歐文斯改變了她的研究重點,并根據現有的最佳證據,參與了一項行動:為美國兒科學會制定開學時間政策。2014年,他們發表了一項政策聲明:在早上8:30之前上課,是造成青少年睡眠不足和晝夜節律紊亂的一個關鍵因素。

          時間調節有助于身體健康

          但是,如果學校應該在每天的晚些時候才開始上課,那究竟是什么時候才是最好的呢?大多數英國學生是早上8時50分上課,但最近的一項研究得出結論,大多數18歲和19歲的學生要更晚一些上課,才會感覺到精神敏銳,因此可能要到上午11時后才開始學習。

          在另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測試了將一所英語綜合學校的開課時間從上午8時50分移到10時,了解這樣做是否會影響13至16歲的學生。結果發現,改變時間后,孩子們的因病缺勤率大幅下降:而在此之前,他們的因病缺勤率略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在調整時間兩年后,因病缺勤率已降至全美平均水平的一半,學生的學習成績也有所提高。

          不過,實施這一改變很難。即使是改在上午10時上課,美國等國家也很難做到,因為在美國,大多數成年人比英國人更早開始工作。改變孩子們的上課時間,需要改變家長的心態,也需要雇主有更靈活的態度。盡管有數據表明,推遲上學對許多學生產生正面影響。

          相比而言,推遲上班時間,比推遲孩子們的上課時間難多了。孩子們可以晚些上課,但在工作場所,延遲上班的做法還一時難以做到。

          研究發現,每個人的身心狀態往往有頂峰和低谷。在一天的不同時間,情況各有不同。一般而言,邏輯推理往往在上午10時到中午之間達到頂峰;解決問題的最佳時間在中午到下午2時之間;而數學計算往往在9時左右最快。午餐后下午2時到下午3時之間,人的警覺性和注意力會下降。

          期望人們在早上6時半醒來,然后在早上8時或9時到達工作崗位時變得神采奕奕、思維敏銳,這是一種與自然的斗爭。所以,“時間城市”的生活觀,還有待逐步推廣,任重道遠。

          夏時制與生物鐘

          夏時制的誕生與作用

          1884年以來,全球被細分為24個時區,格林尼治天文臺則作為全球地理經度的起始點。世界上發生的重大事件,都以格林尼治的地方時間記錄下來。

          世界約四分之一的人口,包括西歐、加拿大、美國大部分地區和澳大利亞部分地區的大多數居民,每年都實施夏時制,兩次改變時鐘。

          夏時制(Daylight Saving Time:DST),又稱“日光節約時制”和“夏令時間”,是一種為節約能源而人為規定地方時間的制度。

          夏時制最初理念是本杰明·富蘭克林提出的,1784年,富蘭克林就對黑暗的秋冬之夜的能源消耗表示了擔憂。即使現在,照明仍占全球電力消耗的19%,約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6%。

          1907年,一個叫威廉·威利特·賽爾夫的英國人出版了一本小冊子,《白晝的浪費》。威利特認為,讓工作時間更接近日出(至少在城市),可能會鼓勵人們參加更多的戶外娛樂活動,促進他們的身體健康,并可能使他們遠離酒吧,減少工業能源消耗。

          威利特后來死于流感,但其夢想終于在他去世一年后實現:英國于1916年采用了夏時制,1918年美國緊隨其后。后來的英國首相丘吉爾稱贊威利特:“他給了他的同胞更多的光明。”

          夏時制的負面影響

          然而,研究者約翰·米爾恩強烈反對實施夏時制。他在《英國醫學雜志》(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上發表文章指出,夏時制有很大的負面作用:“每年兩次變動時間,工人的效率將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每年春天把時鐘向前移動,每年秋天向后移動,人們創造了一種“社會時差”。德國生物學家Till Roenneberg用此術語來描述個人生物鐘與外部時鐘之間的差距,這些時鐘決定了人們的生活。

          一項針對美國高中生的研究表明,在春季時鐘變化后的一周里,人們的睡眠被縮短了32分鐘。在夏時制開始后的一周,青少年的數學和科學考試成績會下降。

          而另一項研究發現,在實施夏時制的美國,大學入學考試即SAT考試的平均分數往往比較低。

          在成年人中,因夏時制造成的睡眠不足,往往是意外死亡和交通事故增加的原因之一。從健康的角度來看,夏時制與心臟病發作、中風、自殺未遂和精神病等風險增加有關。

          并非所有城市都接受夏時制

           并非所有城市都愿意接受夏時制。半個多世紀以來,美國的亞利桑那州就一直拒絕加入美國其他州的夏時制行列。而Bad Kissingen,也是歐洲第一個拒絕夏時制的城市。

          歐洲委員會最近也提議廢除夏時制—盡管需要28個國家政府和歐洲議會議員的支持,才能做出這一改變。與此同時,英格蘭南部的許多人也希望能永久接軌中歐時間。因為在英國,如果按照現在的計時,12月和1月晚上4時就已經是天黑時分。

           這一切都凸顯了一個中心點:人類的生物時間與太陽緊密相關。然而,受錯綜復雜的政治和歷史因素影響,很多地方不得不對生物鐘視而不見。以德國為例,它跨越了9個經度,意味著太陽在東邊比在西部早升起36分鐘。如果大家都在同一時間起床,身體自然會感受到其中的差異。

      ALLCOPYRIGHT2010 安陽教育信息網版權所有 地址:安陽市文峰中路
      郵編:455000
      豫ICP備12014249

      果博官网 南山娱乐app 南山娱乐 登录 摩臣2娱乐 蚂蚁娱乐 龙猫娱乐 巨龙娱乐66 汇添富娱乐平台 大众娱乐下载 果博网站 果博登陆 果博三合一总部 gb果博安卓版下载 果博 缅甸果博官方网站 缅甸果博东 果博 缅甸28gobo 云彩娱乐 至尊宝娱乐 易盛娱乐2app下载 亿贝娱乐 亚州星娱乐 亚米娱乐登录 新鑫鸿娱乐 无极娱乐1注册 万汇娱乐 奇彩娱乐 牛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