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krrcc"></small><video id="krrcc"><mark id="krrcc"><i id="krrcc"></i></mark></video>
<wbr id="krrcc"><input id="krrcc"></input></wbr>

      <b id="krrcc"></b>
      <bdo id="krrcc"><tr id="krrcc"><blockquote id="krrcc"></blockquote></tr></bdo>
      <mark id="krrcc"><div id="krrcc"><u id="krrcc"></u></div></mark>
    1. <video id="krrcc"><div id="krrcc"><i id="krrcc"></i></div></video>
      <u id="krrcc"><sub id="krrcc"></sub></u>
      <small id="krrcc"><dl id="krrcc"><dfn id="krrcc"></dfn></dl></small>
    2. <wbr id="krrcc"></wbr>
      <wbr id="krrcc"><big id="krrcc"><acronym id="krrcc"></acronym></big></wbr>
      當前位置:主頁 > 專題 > 招生考試 > 文章內容

      高考改革、大學招生體系改革關鍵是什么,學科競賽被妖魔化?

      來源:搜狐教育 作者:搜狐教育 發布時間:2018-08-01 是否公開:公開 審核人:王利軍

          看點:近年來,中國的高考改革幾乎從不間斷,但這些改革幾乎全部圍繞考試進行。其實,招生制度才是高考的核心,在很大程度上,招生比考試更重要、更關鍵。要改變高考的應試教育傾向和“指揮棒”作用,必須從改變招生制度開始。高考改革或者大學招生體系改革的關鍵是什么?選材識人如何兼顧科學標準、社會倫理標準與人性標準?


      在首屆“大學-中學圓桌論壇”期間,華東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丁鋼,復旦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員陸一、北京大學附屬中學校長王錚、上海格致中學校長張志敏、北京大學化學學院教授裴堅共同就這一話題展開了討論。

          裴堅:學科競賽不應功利化,基礎教育有五大偽命題

          北京大學化學學院教授裴堅教授認為,大家應該反思科創類自主招生、學科競賽等流行的多元評價體系。

          “在培訓機構的訓練下,自主招生面試已經呈現出固定化的模式,為了迎合考官,學生的答案千篇一律,很難出現有獨立見解的學生。而中學生的科創項目也往往不是學生獨立完成,選取的題目過于宏大,不適合中學生研究。此外,學科競賽中也出現種種亂象,各高校間的搶人大戰讓競賽變了味道,沖淡了學生對學科本身的熱愛,競賽成了學生的升學捷徑。”在他看來,多元評價不是考評學生,而是逐漸演變成考家長,看誰的家長能找到更多幫助孩子成長的途徑,而這對于農村家庭來說有失公允。

          此外,裴堅教授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基礎教育的五大偽命題:

          其一是減負,高中減負真的是瞎說,沒有一個國家考名牌大學是可以通過減負考上的,也不可能通過把題目變的越來越簡單。他引用一個外國學生的疑問:北大的學生那么辛苦地考到北大,為什么周邊的同學學習這么不努力?

          其二是走班,北京很多學校選擇走班,但是縣級中學怎么實行走班?教室夠嗎,老師夠嗎?

          其三是科創,高中學生的科創就是家長的科創。

          其四是素質教育,做人都不知道還談什么素質,所有素質教育的前提,首先是學會做人。

          其五是成功,一個人能夠自食其力,自己養活自己,能夠為社會做一點貢獻,能夠尊重周邊的人就是成功的人。

          最后,他呼吁教育界少談理念,多做實事。如果不愿意說真話,少說假話。

          陸一:重新理解高考、自主招生在教育系統中的作用

          陸一博士認為,今天我們討論中國教育改革時,需要轉換一個思維方式,不能一遇到問題就拿出許多主意,匆忙地去改變軌道,而要首先仔細地觀察現實,去理解現實為什么是這樣,在現實中有哪些正確的理念和做法已經證明行得通,而哪些是真正需要改進的問題。

          “中國教育并不完美,也絕不是一無是處,所以我們需要在自我確認的前提下改進,而不能在不斷的改革中迷失方向。”陸一說。



          談及高考制度,她認為,首先應試教育問題不能簡單歸咎于高考,就好像交通擁堵不能歸咎于交通法規。高考支撐起了整個國家教育系統,如同一個建筑的鋼筋水泥結構,它是維護基本教育公平和人才選拔的基礎設施。它理所應當是堅硬、牢固、標準化和不講人情的。

          另一方面,一個建筑個性化、多元化、精致而溫情的部分落實在內部裝飾,這相當于學校教育的定位。個性化的教育和標準堅硬的選拔各司其職,就構成了健康的教育系統。如今高考改革的有一些舉措試圖使高考變得個性化、多元化、不要那么不講人情,這就背離了高考的基本原理,把學校教育應該承擔的責任轉嫁到高考制度之上,結果高考發揮不了高考應有的作用,學校教育也會反受其害。

          如何進一步理解高考、國家標準化考試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事實證明,高考的粗篩效果是顯著的,高等教育大眾化之后,高考的區分度越來越難以做到細篩。對于精英高等教育而言,精細的選拔至關重要,于是就需要在粗篩前提之下的細篩。

          大學自主招生與學科競賽可以提供一個比較有效的補充。許多大學生學情調查數據表明,目前我國一流大學實施的自主招生是顯著有效的,高考加自主招生入學的學生比僅憑高考入學的學生在學習動機與志趣、學習投入與學習方法、學習收獲與成績等多數方面都顯著更優。這個意義上就能解釋,其實高考狀元是偶然的,把高考的粗篩功能誤用為細篩功能才會如此看重狀元。當然,自主招生不能突破高考粗篩,大學自主招生的識才選才能力也還有提升空間。

          除此之外,如果我們真的重視拔尖創新人才的成長,那么必須正視學科競賽的重要性。最近由于所謂減負和清理違規課外補習班等要求,正常的學科競賽成了歸咎對象。可以說,從小學,最遲初中開始,正規的地方和國家的各層級學科競賽是理工科拔尖創新人才冒出來的最有效途徑,在學科競賽的系統中,他們被發現或自我發現,受到激勵和激發,逐漸明晰自己的特長和志趣,并受到基于競賽選拔的相應培養訓練。

          這些學生進入大學后,大學教育負責把競賽思維升級成真正的探究科學技術之道,使他們成長為真正的科技英才,這樣的實力在一流大學隨處可見。這是又一項既符合教育規律,又在我國長期以來行之有效的中學與大學接力培養一流科技人才的模式。

          今天我們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優秀的科技創新人才。削弱學科競賽系統,將直接導致拔尖創新人才冒不出來,同時還會導致大量不適合競賽的學生不得不接受超量培訓。所以,應該轉變頭痛醫頭的治理思路,由公辦教育來主力支撐學科競賽相應的選拔和培訓,最優秀的競賽教師、競賽班都在公辦學校或少年宮之內。公辦教育不以營利和擴張為目的,不需要過度鼓勵顯然不適合的學生參與競賽培訓。

          再者,我們一方面削弱學科競賽,另一方面為了一流大學的有效選才,又試圖學習美國AP課程(大學先修課)的辦法。學生要考什么大學,就去學那所大學的先修課來證明自己的才能,教和學雙方為了適應這種新做法都要投入巨大成本,而它的有效性、公平性又很難保證。我們有沒有想過,美國的AP課程其實就是中國的學科競賽,他們兩者在兩個不同的教育系統中發揮這同樣的作用。何必舍近求遠?

          總之,我們要全面重新理解高考、自主招生、學科競賽等制度在我國教育系統中發揮的作用,進行客觀的評估,然后再談改革。還是這句話,應試教育問題是教育的問題,不能簡單地歸咎于高考太堅硬。根據我的觀察,從大處著眼,應試教育有一個不可忽視的根源是成本問題,當前我國高中辦學條件能夠達到發達國家水平的不足4%,這種教育投入和我國的綜合國力、和人們對學校教育的期待匹配嗎?教育應該是不計成本的,辦學經費制約了理想教育的展開。我們的中小學在捉襟見肘的條件之下,在各種壓力和約束之下,依舊支撐起了教育改變命運的中國夢,是很了不起的,我本人非常敬佩。問題是如果辦學不得不計較成本,甚至形勢驅使辦學變成了辦企業,那么應試邏輯就會占據主導。

          王錚:希望大學采用申請制,寬進嚴出,基于大學評價標準為學生頒發文憑
        
          北大附中王錚校長認為,新高考賦予了學生一定的選擇權,但如若演變為功利選擇,就無異于應試教育,因此新高考可能很難突破多元評價的困境。高考不是中學唯一的培養目標,中學最根本的任務是培養人,應該做完整的公民教育而非精英或應試教育。

          他也分享了北大附中的辦學經驗,北大附中在教改后為學生提供自主選擇、多元開放的成長環境,并根據自己的教育目標設計了靈活的評價體系。早已實行的選課走班制,并非為了新高考,而是出于促進學生的成長發展的目的。

          王錚校長進一步強調,如果大學能夠采用申請制,做到寬進嚴出,基于大學自身的教育目標和評價標準為學生頒發學校文憑,將會為大學選拔人才創造更大的空間,由此可能解決中學與大學的銜接問題。

          張志敏:教育要為學生的自主選擇提供支持

          基礎教育的取向是統一性還是差異性?張志敏校長認為,教育要讓不同的人更加不同,基礎教育應鼓勵學生個性成長,人才選拔也應當順應學生的天性。他指出,盡管家長和學校對孩子成長負有責任,但是仍舊應該給予18歲孩子選擇未來人生道路的機會。

          但遺憾的是,目前高中生普遍缺乏對自我成長的思考。對此,社會、學校和家庭應該提供相應的支持,讓學生能夠在良好的氛圍中思考自身的未來。

          據了解,上海格致中學為了幫助學生記錄成長經歷,在八年前開發了涵蓋道德操行能力、基礎課程學業能力、體能運動、心能和創能的“五能評價系統”,力求塑造學生共通性社會人格、設計專享成長路徑、培育創新思維。

          丁鋼:多元評價如何真正落實

          首先,丁鋼教授指出,如何評價學生是同時困擾高等教育和基礎教育的問題。出于多元評價考慮,目前上海和浙江的新高考試點都加入了綜合素質測評。但實際上,多元評價的落實困難重重。因此,新高考能否實現多元評價值得深入探討。

          接下來,幾位嘉賓圍繞“多元評價”展開討論。裴堅教授認為,學科競賽是必要的,可以為學有余力的學生提供更多學習的可能,是對高中教育的有力補充。

          陸一博士首先肯定了裴堅教授的觀點,她指出,高考制度應該鞏固,但高考還是需要改善評價效果,難度不足導致區分度不足,也使得超前學習并留出時間反復刷題成為普遍可行的應試策略。正常的學習應該越練習水平越高,但高考難度不足使得反復刷題僅僅為了不出小差錯,這種學業負擔沒有帶來真正的學業挑戰。不要再講“減負”了,人心向學,卻學而無獲,這樣的局面太可惜。

          張志敏校長進一步強調,競賽追求的是對學科事業的高端培育,在將其作為多元評價方式時,需要預防以功利為目標的傾向。

          王錚校長也希望競賽不要被功利所綁架。他認為,競賽是一種以興趣為指引的學習方式,這種學習方式是對中學教育的有益補充。

          論壇最后,丁鋼教授總結道,在弘揚個性的世界中如何促進每個人成長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難題。如果只有高考這一種途徑,就無法提供學生個性化發展所需的空間,因此高考以外更多的選拔機制是必需的。如果在未能提出適當的路徑時就放棄競賽等評價方式,多元評價將最終淪為空話。

          搜狐教育·智見獨家稿件,未經允許,謝絕轉載!

      ALLCOPYRIGHT2010 安陽教育信息網版權所有 地址:安陽市文峰中路
      郵編:455000
      豫ICP備12014249

      果博官网 南山娱乐app 南山娱乐 登录 摩臣2娱乐 蚂蚁娱乐 龙猫娱乐 巨龙娱乐66 汇添富娱乐平台 大众娱乐下载 果博网站 果博登陆 果博三合一总部 gb果博安卓版下载 果博 缅甸果博官方网站 缅甸果博东 果博 缅甸28gobo 云彩娱乐 至尊宝娱乐 易盛娱乐2app下载 亿贝娱乐 亚州星娱乐 亚米娱乐登录 新鑫鸿娱乐 无极娱乐1注册 万汇娱乐 奇彩娱乐 牛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