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krrcc"></small><video id="krrcc"><mark id="krrcc"><i id="krrcc"></i></mark></video>
<wbr id="krrcc"><input id="krrcc"></input></wbr>

      <b id="krrcc"></b>
      <bdo id="krrcc"><tr id="krrcc"><blockquote id="krrcc"></blockquote></tr></bdo>
      <mark id="krrcc"><div id="krrcc"><u id="krrcc"></u></div></mark>
    1. <video id="krrcc"><div id="krrcc"><i id="krrcc"></i></div></video>
      <u id="krrcc"><sub id="krrcc"></sub></u>
      <small id="krrcc"><dl id="krrcc"><dfn id="krrcc"></dfn></dl></small>
    2. <wbr id="krrcc"></wbr>
      <wbr id="krrcc"><big id="krrcc"><acronym id="krrcc"></acronym></big></wbr>
      當前位置:主頁 > 校園 > 教師 > 教師隨筆 > 文章內容

      寫作:“可以教的”和“不能教的”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作者:中國教育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7-11-27 是否公開:公開 審核人:王利軍

      “當你偷一名作家的點子,這叫抄襲;當你偷一堆作家的點子,這就叫研究了。”那些具備出眾寫作才能的學生和青年作家,大多掌握了一些重要的寫作技巧,這些技巧就是他們所“偷”的一堆作家的點子。
      寫作課堂可以有許多追求,但其中一定要教寫作技巧,否則就是寫作教師的失職。我們現在很多專家和老師都用“無法勝有法”這樣的說法來掩飾自己在寫作課堂上的疏懶和無能。于是,寫作課里根本沒有教“寫作”。
      教小學生寫作技巧,我給自己定了三條標準:一是聽得懂,二是記得牢,三是用得上。但是要做到這三點實在是太難了。
      很多人經常教“聽不懂”的寫作技巧
      有些作家,在講如何寫作的時候,有神秘主義傾向,他們表面上是在教別人寫作技巧,實際上是在吹噓自己的能耐。例如有的作家會說:“文字要誠懇,要做到說謊話也誠誠懇懇。”“一個寫作的人要知道閑筆的使用。什么叫閑筆?就是看似廢話,實有所指,或制造悠遠意境的描寫。”“千萬不要把小說的對話寫到戲劇里。”這些話,對初學者、有寫作障礙的人和對寫作感到茫然的人來說,沒什么實際意義。
      很多人經常教“記不住”的寫作技巧
      那些寫作高手,如果愿意貢獻自己的寫作經驗,肯定能說出一些實用的干貨。例如,有人說記錄一件事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展示,一種是敘述。什么是展示?展示就是調動我們的各種感覺,包括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把一個場景中的關鍵細節展示給讀者。什么是敘述?敘述就是用描述性的語言把要表達的內容概括出來,或者對在較長時間段里發生的事進行概述。
      “我拿著一支黑色的派克水筆不停地寫字,肩膀上一陣酸痛。”這是展示;“我寫了很長時間。”這是敘述。結合例子,你可能慢慢明白了展示和敘述的區別,但是,這兩種說法過于學術,而過于學術的東西,孩子是很難記住的。記不住的東西,對孩子來說基本上是沒用的。
      更多人在教“用不上”的寫作技巧
      例如,我們老師在給孩子們講評作文的時候,總是對他們說:你要寫得具體一點兒,你要多寫點兒細節,你要多用好詞好句,你要有想象力,散文應該做到形散而神不散……老師        所教的這些方法,都太大、太空、太虛,沒有具體所指,對孩子來說,講了等于白講。
          作家教孩子寫作呢,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多時候講得更大、更空、更虛,他們往往會說:你要多修改,多觀察,多寫作,你要提升你的語感。這些話都沒有錯,但對面對寫作不得其門而入的孩子來說,真是沒什么用。要命的是,這些空洞的建議,作家往往還講得過于委婉、文學化。例如,他會這樣說多修改:“你開始構思你的文字,然后試著寫,讓故事情節展開,最后你需要回頭看看你都寫了什么。”他會這樣說提升語感:“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的作品是否表達清楚了,你就應該大聲朗讀自己的作品,你的聲音就會像一名聽眾時刻提醒你是否描述清楚了。”這些文學化的描述,有時對學習者來說,就像墜入云霧之中,難解其意。
          技巧怎樣表述、怎樣講解,孩子才聽得懂、記得牢、用得上
          我曾經結合文章教孩子們怎么寫對話,其中“如何加提示語”就很有講究。比如,有的人會告訴你“小說中的人物和讀者的距離要短”。這是什么意思呢?例如:“他抓了抓亂糟糟的頭發,不耐煩地說:‘能不能先給我一包煙?’”這句話中的“不耐煩”這個詞是作者的主觀描述,讀者在讀這句話的時候,是根據作者的主觀描述,而不是根據人物對話來了解人物的。這中間多了一個中介(作者),這個中介讓小說中的人物與讀者的距離變得相對比較長,這就不好。如果你要表現一個人不耐煩,就不應該寫他“不耐煩地說”,而要使他說的話讓讀者自動看出不耐煩。這個句子可以修改成:“他抓了抓亂糟糟的頭發,說:‘別廢話,快給我煙!’”
          很顯然,上面這種表述,小孩子看不懂、記不住。所以,有經驗的老師會更簡短地表述成“不加提示語”,解釋也更直接——在“我說”“他說”之前加上很多修飾語,其實是一種偷懶的做法。例如,要表現一個人物的“不耐煩”,你寫了這樣一句話——“他抓了抓亂糟糟的頭發,不耐煩地說:‘能不能先給我一包煙?’”因為加了提示語“不耐煩”,你會以為你已經充分表達了人物的不耐煩,就不會對人物說的話進行設計,這在寫作上是一種舍本逐末的辦法。
          較之前面的說法,“不加提示語”這樣的表述,小孩子聽得懂、記得牢,但在平時的寫作中卻不太用得上。因為這種寫作技巧是非常個人化的,孩子會簡單、機械地理解成以后寫人物的話前面只要寫“張三說”“李四說”就行。這樣的理解對初級寫作者來說簡直就是災難。
          權衡再三,我教給孩子們的寫作技巧是“寫說不出現‘說’”。例如:“他抓了抓亂糟糟的頭發,不耐煩地說:‘別廢話,快給我煙!’”所謂“不出現‘說’”,就是把“不耐煩地說”這個連接語去掉,只剩下“他抓了抓亂糟糟的頭發:‘別廢話,快給我煙!’”。是的,說得直白一點兒,就是用人物的動作、神態來代替“說”,來引出人物的話。當然,人物的動作、神態要符合人物當時的心境。“寫說不出現‘說’”這種表述還有瑕疵,所以我說,教寫作技巧要做到孩子聽得懂、記得牢、用得上是非常難的。
      在寫作領域里,還有很多內容是技巧教學解決不了的
          例如“認識水平”。影響一篇文章價值的,除了表達方法,更有作者的認識水平。我們的寫作課,會有一些價值觀的碰撞,會有一些思維的啟發,但一個人的認識水平最終是閱讀培育出來的、是環境熏陶出來的。
          例如“生活敏感度”。孩子沒內容可寫,并非缺乏生活,而是缺乏發現和感悟生活的心靈,是“生活敏感度”低。我們在寫作課里可以教一些發現、提取寫作內容的方法,如“頭腦風暴”“想象”“聯想”“發散圖”“思維圖”“列提綱”等,但“生活敏感度”要提高最終是持續的觀察、自我的高要求、外界的強刺激多方面作用才會取得一點效果。
          例如“文學水準”。文學就是要突破常規,文學就是要發現個性,文學就是要創建風格。即使我們所教的寫作技巧,和文學不違背,也會推薦文學讀物,但“文學水準”最終是高品質閱讀、天賦、勤奮、堅持的混合作用的結果。
          例如“寫作熱情”。那些把寫作當作自己的興趣,當作自己的愛好,成為自己的習慣,成為自己的生活的人,往往不是老師教出來的。有的就是一種緣分,他和文字的緣分。
          (作者系杭州市天長小學教師,新著《讓孩子學會寫作》已由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
          《中國教育報》2017年11月27日第11版 

      ALLCOPYRIGHT2010 安陽教育信息網版權所有 地址:安陽市文峰中路
      郵編:455000
      豫ICP備12014249

      果博官网 南山娱乐app 南山娱乐 登录 摩臣2娱乐 蚂蚁娱乐 龙猫娱乐 巨龙娱乐66 汇添富娱乐平台 大众娱乐下载 果博网站 果博登陆 果博三合一总部 gb果博安卓版下载 果博 缅甸果博官方网站 缅甸果博东 果博 缅甸28gobo 云彩娱乐 至尊宝娱乐 易盛娱乐2app下载 亿贝娱乐 亚州星娱乐 亚米娱乐登录 新鑫鸿娱乐 无极娱乐1注册 万汇娱乐 奇彩娱乐 牛彩娱乐登录